更多
  • 設備
  • 技術
  • 招標
  • 人才
  • 汙泥聯盟
  • 供水聯盟

【聽濤】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産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聽濤】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産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时间:2020-09-21 14:10:29 來源:中國水網

各位聽濤的觀衆,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個夥伴,也是競爭對手,也是長期同行的同級別公司蘇伊士。

大家知道,行业里头市场竞争,经常有一对一对儿的企業出现。百事可乐、可口可乐是一对儿,我们这个行业里头,首创、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对儿,商业模式很像,其实,民营企業,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对儿。这种一对儿现象在各个地方都有,宜兴也有很多企業,捉对儿厮杀。这种捉对儿厮杀,带来动力,也带来商业模式的相互借鉴。

澳門自來水項目帶來的啓發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離地接觸蘇伊士實際上是參觀澳門自來水。我的師兄範曉軍當時在澳門自來水做執行董事。其實澳門這個項目是中國第一個PPP項目,1985年就做了。那時候國內的水務改革還沒有這個議題,我們的特許經營辦法2004年才發布,第一個BOT項目被發改委試點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開始做。

其實1985年就已經在澳門在嘗試了。這個澳門非常好的處置了資産和運營,它把資産其實委托給了合資公司,並沒有賣給合資公司。我們作爲一個專業研究機構,有幸在2005年爲他們的項目做過一個中期評估。我們在2015年又爲他們二期合同執行五年以後,受澳門市政府的委托,和業主的共同委托,做過兩次評估。

我一直認爲這個項目對我們對我當時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制度體系,尤其是交易結構,政府關系,如何監管,如何調價,如何處理政企關系,如何處理消費者用戶和社會關系,其實對我啓發非常大。我也認爲澳門自來水是我們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一個範本,也是個老師。

澳門這個項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說第二個項目。其他的項目都是同類型的,是1975年得利滿項目的翻版。

工業市場的草蛇灰線

有资料记载是1975年,中国的文革期间,其实这个国外公司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做技術服务了。但是做的是帮我们做工业废水的处理。

很多的时候(我们)认为工业是个伪命题,我们的水务环境领域早期开放的市场确实是工业,包括宜兴的早期也是工业。到80年代后期以后,到90年代,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主要。另外,我们在很早的时候,环保部就宣布了工业废水处理率达到了98%,97%,因为標准很低,基本上也没人真正检测。

为什么苏伊士坚持下来了呢?因为苏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国际大的工业集团,这些工业集团虽然中国没管它,但它不敢放松,因为它知道在自己的国家,环保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严。它们怕万一发生障碍,对它们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业项目只在外资的大型外资中间真实存在。其他的那些企業是伪产业,因为根本没有真需求。

恰恰因为苏伊士,它最早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从工业介入的,它与工业市场一直没有大的宣传,刚才我说的两个项目,实际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废,就是工业市场,工业市场最近是迅速兴起。恰恰因为工业市场的迅速兴起,我经常说工业市场是结构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后,环保督查风暴,玩儿真的了,我们这个工业市场,活下来的工业企業,都必须认真考虑你的绿色化问题。以前我们的绿色化是时紧时松,抓得紧的时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紧,实际上松的,有一阵是时紧时松,经济一下滑就松一松,经济一好就紧一紧。那么一个市场,它不可能是脉冲性的做。你做一个設備厂,一会儿要停运,一会儿要偷排,一会儿要真正运营,其实对一个企業是特别难的。所以早期做中国工业市场的环保企業,几乎都没有能够接通资本市场。它们其实技術上比市政要强,因为它们工业废水太难处理了。但遗憾的是,谁也没做大。没做大,造成了谁也没有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的反而是市政。

蘇伊士屬于最早進入到工業領域的一個公司,它們一直堅持下來了,很多公司沒hold住,及時轉型了,很多公司都轉型了。因爲市政市場的規模大,一個水廠的收入得頂好幾十個工業項目,它吸引力大。

其实到2017年,苏伊士有个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购了GE的水处理版块,高达30亿美金的收购。不是收购GE的中国,是收购整个美国GE的水处理版块。GE大家知道是个高科技公司,水处理当时是它七大独立版块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块之一,没有做起来。但是,GE的水处理版块也是收来的。在中国总部在上海,也因为是我们E20的会员,我当时去做过几次参观,我们在那儿搞过沙龙,搞过專題的讨论,请了很多会员去GE学习。GE就是主要做药剂,做膜,做工程服务,中国的市场也很小,三四亿,不到十亿的收入,在GE的大盘子里头,比重非常小。其实,全球GE水处理在它大盘子里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实际上就是没做起来。但是,毕竟最早GE很看好水处理这个环节,所以它把它当做一个独立的版块。实际上,在2017年卖给了苏伊士为主导的一个联合体。这也是说,苏伊士更加看好工业市场。其实GE所具备的技術基础,是更好地能服务于工业市场。

硕果仅存的外资企業

這是一條線,其實蘇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實一直在增長。

我老说,(外资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实际上2017年后一直在收缩,中国的营业收入在下降,在卖,在淡出我们的十大影响力企業。而相反,你会发现苏伊士的在我们十大影响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来远远没有威立雅高,因为威立雅投资规模比它大,行业影响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苏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国市场上其实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反转。

而且我觉得苏伊士现在更有信心。我看他们的亚洲区执行董事、负责人郭仕达在中国已经有二十多年,我看历史资料,1999年就到了中国,做负责人也有十五六年的历史,高调的宣布苏伊士在大中国区的业务每年增长10%,而且重点发展固废,事实上的增长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实在不声不响中苏伊士已经成为在中国市场中硕果仅存的一个外资投资商。以前在中国有很多外资投资商,以前在早期的时候,人民币不值钱,我们吸引外资的时候,外资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务,很多的公司,现在柏林水务也跟国内企業进行了整合,做了股权转让,其实已经国有化了。泰晤士是离开了。之前还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实以前在中国非常活跃。

以前投資市場主要是外資,其實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獨一個沒有淡出的,更加高調的恰恰是蘇伊士。

分享到:
725 2020-09-21 14:10:29

【聽濤】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産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視頻来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类 綜合,會員單位,E20演播廳

各位聽濤的觀衆,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個夥伴,也是競爭對手,也是長期同行的同級別公司蘇伊士。

大家知道,行业里头市场竞争,经常有一对一对儿的企業出现。百事可乐、可口可乐是一对儿,我们这个行业里头,首创、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对儿,商业模式很像,其实,民营企業,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对儿。这种一对儿现象在各个地方都有,宜兴也有很多企業,捉对儿厮杀。这种捉对儿厮杀,带来动力,也带来商业模式的相互借鉴。

澳門自來水項目帶來的啓發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離地接觸蘇伊士實際上是參觀澳門自來水。我的師兄範曉軍當時在澳門自來水做執行董事。其實澳門這個項目是中國第一個PPP項目,1985年就做了。那時候國內的水務改革還沒有這個議題,我們的特許經營辦法2004年才發布,第一個BOT項目被發改委試點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開始做。

其實1985年就已經在澳門在嘗試了。這個澳門非常好的處置了資産和運營,它把資産其實委托給了合資公司,並沒有賣給合資公司。我們作爲一個專業研究機構,有幸在2005年爲他們的項目做過一個中期評估。我們在2015年又爲他們二期合同執行五年以後,受澳門市政府的委托,和業主的共同委托,做過兩次評估。

我一直認爲這個項目對我們對我當時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制度體系,尤其是交易結構,政府關系,如何監管,如何調價,如何處理政企關系,如何處理消費者用戶和社會關系,其實對我啓發非常大。我也認爲澳門自來水是我們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一個範本,也是個老師。

澳門這個項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說第二個項目。其他的項目都是同類型的,是1975年得利滿項目的翻版。

工業市場的草蛇灰線

有资料记载是1975年,中国的文革期间,其实这个国外公司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做技術服务了。但是做的是帮我们做工业废水的处理。

很多的时候(我们)认为工业是个伪命题,我们的水务环境领域早期开放的市场确实是工业,包括宜兴的早期也是工业。到80年代后期以后,到90年代,经济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主要。另外,我们在很早的时候,环保部就宣布了工业废水处理率达到了98%,97%,因为標准很低,基本上也没人真正检测。

为什么苏伊士坚持下来了呢?因为苏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国际大的工业集团,这些工业集团虽然中国没管它,但它不敢放松,因为它知道在自己的国家,环保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严。它们怕万一发生障碍,对它们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业项目只在外资的大型外资中间真实存在。其他的那些企業是伪产业,因为根本没有真需求。

恰恰因为苏伊士,它最早进入中国市场就是从工业介入的,它与工业市场一直没有大的宣传,刚才我说的两个项目,实际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废,就是工业市场,工业市场最近是迅速兴起。恰恰因为工业市场的迅速兴起,我经常说工业市场是结构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后,环保督查风暴,玩儿真的了,我们这个工业市场,活下来的工业企業,都必须认真考虑你的绿色化问题。以前我们的绿色化是时紧时松,抓得紧的时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紧,实际上松的,有一阵是时紧时松,经济一下滑就松一松,经济一好就紧一紧。那么一个市场,它不可能是脉冲性的做。你做一个設備厂,一会儿要停运,一会儿要偷排,一会儿要真正运营,其实对一个企業是特别难的。所以早期做中国工业市场的环保企業,几乎都没有能够接通资本市场。它们其实技術上比市政要强,因为它们工业废水太难处理了。但遗憾的是,谁也没做大。没做大,造成了谁也没有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真正接通资本市场的反而是市政。

蘇伊士屬于最早進入到工業領域的一個公司,它們一直堅持下來了,很多公司沒hold住,及時轉型了,很多公司都轉型了。因爲市政市場的規模大,一個水廠的收入得頂好幾十個工業項目,它吸引力大。

其实到2017年,苏伊士有个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购了GE的水处理版块,高达30亿美金的收购。不是收购GE的中国,是收购整个美国GE的水处理版块。GE大家知道是个高科技公司,水处理当时是它七大独立版块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块之一,没有做起来。但是,GE的水处理版块也是收来的。在中国总部在上海,也因为是我们E20的会员,我当时去做过几次参观,我们在那儿搞过沙龙,搞过專題的讨论,请了很多会员去GE学习。GE就是主要做药剂,做膜,做工程服务,中国的市场也很小,三四亿,不到十亿的收入,在GE的大盘子里头,比重非常小。其实,全球GE水处理在它大盘子里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实际上就是没做起来。但是,毕竟最早GE很看好水处理这个环节,所以它把它当做一个独立的版块。实际上,在2017年卖给了苏伊士为主导的一个联合体。这也是说,苏伊士更加看好工业市场。其实GE所具备的技術基础,是更好地能服务于工业市场。

硕果仅存的外资企業

這是一條線,其實蘇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實一直在增長。

我老说,(外资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实际上2017年后一直在收缩,中国的营业收入在下降,在卖,在淡出我们的十大影响力企業。而相反,你会发现苏伊士的在我们十大影响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来远远没有威立雅高,因为威立雅投资规模比它大,行业影响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苏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国市场上其实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反转。

而且我觉得苏伊士现在更有信心。我看他们的亚洲区执行董事、负责人郭仕达在中国已经有二十多年,我看历史资料,1999年就到了中国,做负责人也有十五六年的历史,高调的宣布苏伊士在大中国区的业务每年增长10%,而且重点发展固废,事实上的增长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实在不声不响中苏伊士已经成为在中国市场中硕果仅存的一个外资投资商。以前在中国有很多外资投资商,以前在早期的时候,人民币不值钱,我们吸引外资的时候,外资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务,很多的公司,现在柏林水务也跟国内企業进行了整合,做了股权转让,其实已经国有化了。泰晤士是离开了。之前还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实以前在中国非常活跃。

以前投資市場主要是外資,其實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獨一個沒有淡出的,更加高調的恰恰是蘇伊士。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新浪博客   新浪网   hao123   新华网
热门关键词:博盾娱乐网| 博盾娱乐网址| 博盾娱乐游戏| 博盾娱乐注册| 博盾娱乐赢技巧| 博盾娱乐棋牌| 博盾娱乐网站| 博盾娱乐安卓版| 博盾娱乐下载| 博盾娱乐捕鱼| 博盾娱乐充值| 博D国际| 博盾娱乐app| 博盾娱乐主页| 博盾娱乐在线| 博盾娱乐注册登录| 博盾娱乐平台| 博盾娱乐官方网站| 盾博国际娱乐| 博盾娱乐最新版| 博盾娱乐手机版| 博盾娱乐官网| 博盾娱乐登录| 博盾娱乐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