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設備
  • 技術
  • 招標
  • 人才
  • 汙泥聯盟
  • 供水聯盟

【聽濤】第十九期:蘇伊士的順勢轉型與逆勢成長

【聽濤】第十九期:蘇伊士的順勢轉型與逆勢成長

时间:2020-09-14 09:29:30 來源:中國水網

各位聽濤的觀衆,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講的這個公司是一個在中國環境領域的長跑運動員,它在中國已經進入了有45年的曆史,它就是蘇伊士。

現在有個詞叫逆行,其實蘇伊士是個逆行者。

2月24號它還簽署了濟南的一個固體廢物綜合處理與利用項目,投資達到四點幾億。僅隔兩天,在上海又簽一個危險廢物的處理中心,這是處理工業危險廢物的。就是說在這樣的疫情之下,在別的行業裏頭,都是在艱難地渡過疫情的苦熬期,其實蘇伊士沒有停止它的市場的步驟。

“背鍋”時期

我以前對蘇伊士的印象並不是很好。主要因爲蘇伊士做我們水廠的單元項目,它們俗稱制水項目。在中山呀,在南海,有很多的,它們有十幾個制水項目。

有些制水項目風波很大,像福建的廉江,我們曾經有篇文章,中法水務廉江觸礁,就是說廉江人上街鬧事,要趕走他們。中法是蘇伊士和新創建合資的一個公司,當時是50對50,後來公司改名叫蘇伊士新創建,現在可能沒有中法這個名字了。

它們碰到的問題不光這一個。在長春,在公主嶺,等等,其實中法水務碰到了很多挫折,這挫折的原因是什麽呢?它們早期進入中國是做工程,後來做水廠。水廠是自來水的一個單元,把一個水廠固化了,以這種保底水量的形式要上遊的自來水公司來買他們的水。早期是爲了融資的方便,但是做得多了,自來水公司一旦發展,它就會産生各種各樣的矛盾。這個矛盾其實並非是項目設計産生的,是結構的問題,因此中法背了很多黑鍋。我們曾經也爲中法在長春的項目上做過呼籲。包括在鄭州,很多地方,我至少知道4-5個項目是觸礁的,都觸到了我們行業平台都知曉,需要參與調查的程度了。

轉型時期

但是,中法水務後來做了很重要的轉型。中法水務是一個很柔的公司,就是蘇伊士啊,果斷地壯士斷腕,有些項目果斷地處理了。同樣一個時間,是中法水務到了重慶,威立雅去了深圳和上海,都是中國的頂級城市。現在18年了,從最初的一個江北區的一個供水服務,發展成到現在,蘇伊士已經是重慶水務集團的戰略性股東,是重慶水務投資公司的戰略性股東,而且是重慶水務上級公司德潤集團的戰略性股東。又做了唐家沱汙水處理。就是重慶一個區域的供水發展到了全區域的水務、汙水、固廢,全面進入了。

就同樣一個起點,你會發現了跑了十幾年下來,終點不同。重慶根本離不了蘇伊士了,他們是重慶的座上賓。這說明蘇伊士跟當地關系非常的融洽。其實重慶水務反應了蘇伊士的文化特征,它比較有長遠眼光,有耐心,其實一個百年的公司,就會比一般的公司,小公司更有耐心。它百年風雲,像威立雅一樣,見識過一個項目的興衰,見識過不同政治體制的這種叠代。這種耐心它會把利益看得更長遠,其實更長遠就是戰略眼光。

我们现在出版的书叫《两山经济》,要把生态价值和社会价值发挥到更高的水平,就需要有个更高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更大的格局。其实这种体系来说,我觉得其实在重庆反映了苏伊士的这种格局。它没有在小事儿上跟当地政府进行纠缠,不断地去帮政府解忧、解困。其实,政府有的时候也会反馈给,哪怕是外资企業,一个合理的回报。

不同的項目設計,其實我們E20參與了它們重慶水務上級公司德潤的戰略。我們當時提出了德潤應該像蘇伊士在重慶紮根一樣,完全可以深度服務一部分的城市。

從點狀到系統

蘇伊士更像一個綜合性服務公司,爲了體現綜合性的服務公司,其實2015年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2015年對中國來說是我們環保行業水十條發布了,我老說,2015年以後,我們的水務服務、環境服務進入到一個新的系統服務時代。就是我們不是做點狀的服務了。

蘇伊士在這個時候做了個大的動作,蘇伊士因爲曆史長,留下了很多的名字,以前叫裏昂水務集團,因爲裏昂是跟蘇伊士合並的,有一陣叫蘇伊士裏昂。他們競標水源十廠的時候,標書寫的是蘇伊士裏昂。90年代末期成立的。得利滿,那個名字也大名鼎鼎,還有叫昂帝歐,我印象中,還有叫升達。這些公司都曾經是在中國,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品牌。

2015年統一合並,別的品牌全放棄了,用一個名字,就是蘇伊士。盡管這樣,很多品牌都是用了幾十年,甚至可能有百年的品牌,它都放棄了。爲什麽?那時候我們的環境甲方開始變得要求系統服務,它不能把這個拆成段,因爲專業化時代,我們實際按專業分工走的。

我老說,生態文明的系統時代,它要求的是個系統效果,每個環節要專業度,同時,我要給用戶呈現一個非常綜合、非常讓人民能感知,用戶能體會到的,我們現在統稱三感——幸福感、滿足感、獲得感的一種公共服務。如果你過渡的進行拆分,就會走向工業化的專業度,適當的系統的合成,其實能夠更好地滿足用戶的需要。就是你未必這個公司,是要按照水、固、能源進行管理,其實按照區域進行管理,把各種專業職能一起做在一個用戶身上,其實效果更好,系統優勢更明顯。

在同一个时期,威立雅也把自己很强的品牌OTV给舍弃了,搞成了也是威立雅牵头的技術服务公司。

我说这个,是大家也注意到的一种关注,环境产业,从早期的为我们的甲方,两大甲方,工业企業、地方政府,先是点状的設備服务,到点状的工程服务,到点状的运营服务,到点状的投资服务,都是点状服务。后来我们发现,既然给一个企業,工业企業,做好了水处理,为什么不能同时给它做好危废呢,为什么不能同时给它做好它的大气治理呢,为什么不同时做好它的能源服务呢。那么,这个市场成本是极低的。

实际上,这种体系我们称为系统服务时代。系统服务时代的企業,其实需求也在拉动,从大气十条,到水十条,到后面的土十条,未来的所有环境政策,都是要求一个系统结果。供应商需求的变化也带动了我们供应体制的变化。当然这个趋势不光在威立雅、苏伊士了,我们的首创、北控都在往这个系统化上发展,中节能天生就是一个面儿很宽的公司。

系統服務時代的要求

遺憾的是,大部分公司,所謂的寬都是綜合性的寬。

我一直認爲環保公司不能是個綜合性的環保公司,綜合性的環保公司就是什麽都會幹。什麽都會幹,集團是個虛構的,集團只是一個風險控制單位,核算單位,可能是個品牌管理單位,是個控股關系,集團沒有經營,我們如果把所有的專業都是獨立經營的,那麽系統的整合能力就會比較差,發揮不出各個版塊聯動的效果。

系统服务时代,上面应该有解决方案中心,应该有业务的统一接口,不是只是管理中心,它应该成为业务中心。我想我也简单谈到了我们对环境产业严格的一种预判,实际上,在2014年2015年,我们认为这个产业就从原来的点状服务到了綜合服务,綜合服务进一步升级为系统服务,系统服务再往下走,可能会到过程服务,就不光是末端了,我们要对我们的城市、我们的企業产污过程,能源过程,帮助它进行优化,那就会走得更深。

在中國市場逆勢成長

其实我认为,展开得比较大了,本身上讲,苏伊士的成功,苏伊士的发展,它恰恰是在分化。外资企業,环保企業很大一部分是在淡出,包括GE,实际上是卖了,很多外国公司都是在收缩,因为中国现状的供给能力超强。无论是設備、工程、资金、运营经验,都不弱于现在的外资公司。

外资公司(苏伊士)还在逆势成长,它仍然能够在这个市场中,而且最近还在启动那个,它第三个得意的项目,常熟自来水上市的工作。他们对未来的信心,我相信它比任何时候都要足,在很多企業在谈退出中国的时候,其实苏伊士在更加深地进入中国。我也希望未来的苏伊士能够继续贡献它的智慧,贡献它的国际视野,跟中国的同行一起支撑起来中国环境产业的天地。中国的环境产业一定是需要国企,需要民企,也需要外企。他们只是在不同的跑道上,发挥不同的所长,他们都是我们环境产业的中坚力量。

謝謝大家。

分享到:
7035 2020-09-14 09:29:30

【聽濤】第十九期:蘇伊士的順勢轉型與逆勢成長

視頻来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类 綜合,會員單位,十大影响力企業,E20演播廳

各位聽濤的觀衆,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講的這個公司是一個在中國環境領域的長跑運動員,它在中國已經進入了有45年的曆史,它就是蘇伊士。

現在有個詞叫逆行,其實蘇伊士是個逆行者。

2月24號它還簽署了濟南的一個固體廢物綜合處理與利用項目,投資達到四點幾億。僅隔兩天,在上海又簽一個危險廢物的處理中心,這是處理工業危險廢物的。就是說在這樣的疫情之下,在別的行業裏頭,都是在艱難地渡過疫情的苦熬期,其實蘇伊士沒有停止它的市場的步驟。

“背鍋”時期

我以前對蘇伊士的印象並不是很好。主要因爲蘇伊士做我們水廠的單元項目,它們俗稱制水項目。在中山呀,在南海,有很多的,它們有十幾個制水項目。

有些制水項目風波很大,像福建的廉江,我們曾經有篇文章,中法水務廉江觸礁,就是說廉江人上街鬧事,要趕走他們。中法是蘇伊士和新創建合資的一個公司,當時是50對50,後來公司改名叫蘇伊士新創建,現在可能沒有中法這個名字了。

它們碰到的問題不光這一個。在長春,在公主嶺,等等,其實中法水務碰到了很多挫折,這挫折的原因是什麽呢?它們早期進入中國是做工程,後來做水廠。水廠是自來水的一個單元,把一個水廠固化了,以這種保底水量的形式要上遊的自來水公司來買他們的水。早期是爲了融資的方便,但是做得多了,自來水公司一旦發展,它就會産生各種各樣的矛盾。這個矛盾其實並非是項目設計産生的,是結構的問題,因此中法背了很多黑鍋。我們曾經也爲中法在長春的項目上做過呼籲。包括在鄭州,很多地方,我至少知道4-5個項目是觸礁的,都觸到了我們行業平台都知曉,需要參與調查的程度了。

轉型時期

但是,中法水務後來做了很重要的轉型。中法水務是一個很柔的公司,就是蘇伊士啊,果斷地壯士斷腕,有些項目果斷地處理了。同樣一個時間,是中法水務到了重慶,威立雅去了深圳和上海,都是中國的頂級城市。現在18年了,從最初的一個江北區的一個供水服務,發展成到現在,蘇伊士已經是重慶水務集團的戰略性股東,是重慶水務投資公司的戰略性股東,而且是重慶水務上級公司德潤集團的戰略性股東。又做了唐家沱汙水處理。就是重慶一個區域的供水發展到了全區域的水務、汙水、固廢,全面進入了。

就同樣一個起點,你會發現了跑了十幾年下來,終點不同。重慶根本離不了蘇伊士了,他們是重慶的座上賓。這說明蘇伊士跟當地關系非常的融洽。其實重慶水務反應了蘇伊士的文化特征,它比較有長遠眼光,有耐心,其實一個百年的公司,就會比一般的公司,小公司更有耐心。它百年風雲,像威立雅一樣,見識過一個項目的興衰,見識過不同政治體制的這種叠代。這種耐心它會把利益看得更長遠,其實更長遠就是戰略眼光。

我们现在出版的书叫《两山经济》,要把生态价值和社会价值发挥到更高的水平,就需要有个更高的视野、更长远的眼光、更大的格局。其实这种体系来说,我觉得其实在重庆反映了苏伊士的这种格局。它没有在小事儿上跟当地政府进行纠缠,不断地去帮政府解忧、解困。其实,政府有的时候也会反馈给,哪怕是外资企業,一个合理的回报。

不同的項目設計,其實我們E20參與了它們重慶水務上級公司德潤的戰略。我們當時提出了德潤應該像蘇伊士在重慶紮根一樣,完全可以深度服務一部分的城市。

從點狀到系統

蘇伊士更像一個綜合性服務公司,爲了體現綜合性的服務公司,其實2015年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2015年對中國來說是我們環保行業水十條發布了,我老說,2015年以後,我們的水務服務、環境服務進入到一個新的系統服務時代。就是我們不是做點狀的服務了。

蘇伊士在這個時候做了個大的動作,蘇伊士因爲曆史長,留下了很多的名字,以前叫裏昂水務集團,因爲裏昂是跟蘇伊士合並的,有一陣叫蘇伊士裏昂。他們競標水源十廠的時候,標書寫的是蘇伊士裏昂。90年代末期成立的。得利滿,那個名字也大名鼎鼎,還有叫昂帝歐,我印象中,還有叫升達。這些公司都曾經是在中國,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品牌。

2015年統一合並,別的品牌全放棄了,用一個名字,就是蘇伊士。盡管這樣,很多品牌都是用了幾十年,甚至可能有百年的品牌,它都放棄了。爲什麽?那時候我們的環境甲方開始變得要求系統服務,它不能把這個拆成段,因爲專業化時代,我們實際按專業分工走的。

我老說,生態文明的系統時代,它要求的是個系統效果,每個環節要專業度,同時,我要給用戶呈現一個非常綜合、非常讓人民能感知,用戶能體會到的,我們現在統稱三感——幸福感、滿足感、獲得感的一種公共服務。如果你過渡的進行拆分,就會走向工業化的專業度,適當的系統的合成,其實能夠更好地滿足用戶的需要。就是你未必這個公司,是要按照水、固、能源進行管理,其實按照區域進行管理,把各種專業職能一起做在一個用戶身上,其實效果更好,系統優勢更明顯。

在同一个时期,威立雅也把自己很强的品牌OTV给舍弃了,搞成了也是威立雅牵头的技術服务公司。

我说这个,是大家也注意到的一种关注,环境产业,从早期的为我们的甲方,两大甲方,工业企業、地方政府,先是点状的設備服务,到点状的工程服务,到点状的运营服务,到点状的投资服务,都是点状服务。后来我们发现,既然给一个企業,工业企業,做好了水处理,为什么不能同时给它做好危废呢,为什么不能同时给它做好它的大气治理呢,为什么不同时做好它的能源服务呢。那么,这个市场成本是极低的。

实际上,这种体系我们称为系统服务时代。系统服务时代的企業,其实需求也在拉动,从大气十条,到水十条,到后面的土十条,未来的所有环境政策,都是要求一个系统结果。供应商需求的变化也带动了我们供应体制的变化。当然这个趋势不光在威立雅、苏伊士了,我们的首创、北控都在往这个系统化上发展,中节能天生就是一个面儿很宽的公司。

系統服務時代的要求

遺憾的是,大部分公司,所謂的寬都是綜合性的寬。

我一直認爲環保公司不能是個綜合性的環保公司,綜合性的環保公司就是什麽都會幹。什麽都會幹,集團是個虛構的,集團只是一個風險控制單位,核算單位,可能是個品牌管理單位,是個控股關系,集團沒有經營,我們如果把所有的專業都是獨立經營的,那麽系統的整合能力就會比較差,發揮不出各個版塊聯動的效果。

系统服务时代,上面应该有解决方案中心,应该有业务的统一接口,不是只是管理中心,它应该成为业务中心。我想我也简单谈到了我们对环境产业严格的一种预判,实际上,在2014年2015年,我们认为这个产业就从原来的点状服务到了綜合服务,綜合服务进一步升级为系统服务,系统服务再往下走,可能会到过程服务,就不光是末端了,我们要对我们的城市、我们的企業产污过程,能源过程,帮助它进行优化,那就会走得更深。

在中國市場逆勢成長

其实我认为,展开得比较大了,本身上讲,苏伊士的成功,苏伊士的发展,它恰恰是在分化。外资企業,环保企業很大一部分是在淡出,包括GE,实际上是卖了,很多外国公司都是在收缩,因为中国现状的供给能力超强。无论是設備、工程、资金、运营经验,都不弱于现在的外资公司。

外资公司(苏伊士)还在逆势成长,它仍然能够在这个市场中,而且最近还在启动那个,它第三个得意的项目,常熟自来水上市的工作。他们对未来的信心,我相信它比任何时候都要足,在很多企業在谈退出中国的时候,其实苏伊士在更加深地进入中国。我也希望未来的苏伊士能够继续贡献它的智慧,贡献它的国际视野,跟中国的同行一起支撑起来中国环境产业的天地。中国的环境产业一定是需要国企,需要民企,也需要外企。他们只是在不同的跑道上,发挥不同的所长,他们都是我们环境产业的中坚力量。

謝謝大家。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新浪博客   新浪网   hao123   新华网
热门关键词:博盾娱乐网| 博盾娱乐网址| 博盾娱乐游戏| 博盾娱乐注册| 博盾娱乐赢技巧| 博盾娱乐棋牌| 博盾娱乐网站| 博盾娱乐安卓版| 博盾娱乐下载| 博盾娱乐捕鱼| 博盾娱乐充值| 博D国际| 博盾娱乐app| 博盾娱乐主页| 博盾娱乐在线| 博盾娱乐注册登录| 博盾娱乐平台| 博盾娱乐官方网站| 盾博国际娱乐| 博盾娱乐最新版| 博盾娱乐手机版| 博盾娱乐官网| 博盾娱乐登录| 博盾娱乐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