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設備
  • 技術
  • 招標
  • 人才
  • 汙泥聯盟
  • 供水聯盟

首頁 > 新聞 > 正文

博天再戰江湖:300天突圍戰後,接盤方爲何是中彙?

时间:2020-08-10 16:51

來源:經濟觀察報

作者:董瑞強

評論(0

曆時一年之多,博天環境引入的國有資本終于塵埃落定。

7月22日,博天環境公告披露,博天環境擬向中山中彙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彙集團”或“中彙”)非公開發行1.24億股A股股票。中彙集團擬以現金全額認購公司本次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本次非公開發行股份登記于中彙集團名下之日起,中彙集團持有公司股份將占公司股份總數的23.73%。

“我现在需要沉下心来,花更多精力,回归公司业务及管理上来。”2020年7月28日下午3点,在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天环境”或“博天”,603603.SH)一间面积不大的会客室里,赵笠钧对經濟觀察報记者表示。

與一年前記者對他的那次獨家專訪相比,他的氣色並沒有多少改變,依然顯得精力充沛,每天都在高速運轉之中。

彼时,赵笠钧表示,“博天资产负债率高,有PPP(政府与社會资本合伙)业务结构特点,也有我们一直坚持为未来花钱,坚定投资布局新业务,甚至能占到某些年份利润的50%以上。”

不过,随着去杠杆推进以及作为支柱的环保PPP項目调整,博天环境开始面临流动性危机,业绩大幅下滑,同时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收购计划折戟等等一系列事件都在冲击着这家民营环保上市公司。

趙笠鈞將此次危機視爲博天成立25年以來所經曆跌宕起伏中的一個縮影。其實過去的25年,博天面臨的生死考驗不止一次。“不管是外部環境變化帶來的,還是自身成長到一定階段,積累問題的爆發,本是很正常。以前咬咬牙就扛過去了,但現在博天是一家公衆公司,困難、問題都會被公開甚至放大。”

从公司上市到流动性出现紧张,再到引进国资进行混改,赵笠钧在回朔整个过程时,也在反思其中的问题,比如金融环境宽松时过于激进的企業策略。但也有无法通过企業主个体反思得到解决的问题,比如国企与民企贷款利率的差别。

陷于危機重重的博天引入國資戰投一波三折,此番能否突出重圍?外界有諸多猜想。

但在趙笠鈞內心還是堅定相信博天會渡過難關的。“因爲任何組織生長進化的過程中都會經曆困難和反脆弱的挑戰,受到的沖擊越大,反作用力也會越大,可能給你再次出發的回彈力量也會更大。”他說道,曆經困境之後,今年博天大幅調整了業務結構、人員結構及費用結構等,成本費用有大幅降低。

直至今年7月迎來轉機。不久後,博天實際控制權將會轉移至一家國資平台:中山中彙集團,成爲環保行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又一個案例。

趙笠鈞透露,博天混改後,中山方面會委派董事長、法人代表,還會派財務總監過來,在與中山國資談的很多事情上,大的原則方向是很快達成一致的。“他們希望設立聯席董事長,以更好的體現對團隊的重視。”

這也許是趙笠鈞在博天混改後的新職位。

突圍300天

去年至今,博天已曆經300余天突圍戰。

在這段時間,趙笠鈞低調了很多,作爲博天環境董事長、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擔任一系列職務的趙笠鈞對于各種活動近一年來“能不參加的,盡量少參加了,不再去各種場合發表公開演講”。

2020年伊始,一位博天內部知情人士曾用“生死攸關”四個字向記者形容彼時博天所處的困境。2019年博天環境實現淨利潤-7.2億元,同比下降489.74%。上年同期盈利1.85億元。2019年其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4.6億元,同比增長45.47%。

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說,“引進國資戰投是博天要走好的關鍵一步。”

不過,選擇誰、接受誰,以何種條件合作,一直都是未知之數。但在薛濤看來,博天引入國資是可以期待的。“畢竟博天是一家在工業廢水治理領域比較優秀甚至是國內最領先的公司。”

而且从整个行业看,目前排名前25的环保公司,仅剩下3家非国有控股(盈峰环境、岭南股份和博天环境),其中前两家均是广东企業。所以从供给角度看,能拿来被混改的、可选择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未来环保公司要想获得更多机会,市場化挑战会越来越大。

“所以有很多央企国企找我们,博天本身对他们也是稀缺资源,他们更青睐于收购博天这样收入规模更大、有技術积淀的上市公司。而且彼时股市跌的较低,是资产价值低的时候。”赵笠钧对經濟觀察報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有很多央企国企找上门来,尽管探讨过多种方案,但因大股东尚在限售期,都绕不开控股股东股权限售问题。一些央企有别的目标,便会另择新机。”

一些地方國資平台也投出了橄榄枝。

山東、廣東、江蘇、廣西、湖北等地國資都是博天的選項。這些地方既是經濟總量大省,亦是環境汙染結構複雜、治理需求比較旺盛的省份。

“找过我们的地方国资就有六七家,仅山东就好几家。”赵笠钧告诉經濟觀察報,博天在水业关联的环境产业布局下,保持工业、市政双轮驱动,尤其工业水处理上有行业领导者地位。地方国资有资金优势,更有非常现实的环境治理需求,而且希望建立比较友好的机制安排,更好发挥和调动团队积极性。

今年6月,博天公告稱擬引青島融控解困,實控人擬變更爲青島西海岸新區國資局。但此後雙方並未達成相關正式協議。

趙笠鈞對此解釋稱,“其實我們與廣東中山接觸更早,但過程中,青島國資也比較積極,山東還有幾個國資平台也找過我們,希望能把意向定下來。博天也如實告知了青島融控在與其他地方國資商談。所以和青島簽署的框架協議並沒有約束力。”

“而博天牽手中山國資,是雙方共同的選擇。2020年博天將迎來一個重大轉折點。”他說。

反思

幾經波折,終迎轉機。但趙笠鈞和團隊也在不斷反思。

市值曾达200亿元的博天,为何会行至此般境地?大环境上,环保产业在资本市場骤然遇冷,当下整体仍处低谷,资产负债率和财务费用率仍呈上涨趋势。2017年-2019年,博天环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8.01%、79.97%、87.4%。

趙笠鈞坦言,“其實博天所有問題都指向同一個問題,就是缺錢。”在去年10月“綠債”問題曝出前,博天就已還了11.9億元銀行貸款。此前陸續被抽貸斷貸,壓縮了博天流動性。

“我们一些流动性贷款投在一些长期PPP項目上,业务本身决定項目资本金20%、贷款80%,总需时间回报。但去杠杆来的太猛,PPP項目涉及边界、范围比较复杂,我们账上放着数亿元受限的項目资金,但項目推进慢,资金难以快速回笼。到去年底,我们账上还有8亿多现金。一是缺钱,二是放着现金不能用。”他说。

这透视出一些政策问题,比如PPP項目推出来,相应要有一些配套政策,PPP項目融资,更重要的是政府信用,只要银行认为政府信用是可以的,其实给这些項目融资,就应该是政府的信用背书。但从银行角度,最终还是体现在了企業所有制的差别上。

赵笠钧介绍,通过政府平台发债,国有融资即使无担保,成本也较低。但对于民企,同样是政府信用的項目,就因所有制差别,银行给的放款条件、利率,与央企国企比,差别就大了。

早在2017年下半年,趙笠鈞就提出PPP是“毒資産”的觀點。

当时在上市完成后,博天管理层坐下来曾开了一周会,很理性地分析PPP模式,赵笠钧认为这是“毒资产”,环保产业很可能会经历断崖,但当博天团队走向市場、放眼望去时,几乎全是PPP业务,似乎不跟进,就很难获得机会。

理性和现实之间很难找到平衡。“因为当时拿到太多項目,放大了杠杆。但拿不到項目,也面临生存问题。”在赵笠钧看来,很难去评判对与错,只能说在企業生长进化过程中,这是必须要经历的。

“所以我们也不去抱怨,只是大家所处环境、行业过去所走的模式是这样的。今后我们不仅有当初的理性分析,也有惨痛教训,这就变成了我们的智慧。”赵笠钧说,现在博天团队深刻认识到了追求更有质量增长的价值,更加重视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打造,而非在市場机会上跟风。

對于這兩年環保民企反向被混改,趙笠鈞認爲這是一個雙向選擇,民企需要國資支持,而國企希望通過股權結構調整,帶進民企基因機制,延伸業務鏈。但在不同所有制融合過程中,彼此會出現一些不適應,這很正常。

他判断,环保产业会朝着更理性、更健康的方向整合。民企此番突围,只有顺势而为,才能获得更多资源。但这种顺势而为,并不意味着滑落,是要御浪而行,借助国资背景,为自己提供资金资源优势,但仍要保持团队活力和市場化机制。特别是上市公司,如果要持续健康发展,你的动力系统要好,刹车系统也要好。你既要有创新活力,亦要有系统性风险管理。

“而这轮混改,国企的系统性风险管理会对民企过去快速、不够理性的发展形成某种制约。民企亦需更理性看待不同所有制的优劣。不要把混改变成收编,否则,很难创造出一个新的更富有生命力、创造力的精英企業。”他说。

引戰背後:爲何是中彙?

在引戰過程中,有不少國資在博天選項範圍內,博天也在觀察各方效率及方案合理性。

但爲何最終花落廣東?

“其實就是因爲廣東對于混改的理念、資源配置效率、方案合理性上更有優勢,進展更快。”趙笠鈞的體會是,廣東從一開始在程序各方面比較成熟和嚴謹,整體營商環境、對民企的理解,都較符合博天的價值追求。確實廣東已形成了環境産業新的高地。

不仅如此,中山给予了博天团队更大授权和支持。“我们管理团队还是主要的股东,有很大比例的股权,我们通过了表决权的委托或放弃。中山成为控股股东。这让团队更大限度保留了股份。所以綜合比较下来,与中汇合作是一个最好选择。”他说。

中汇集团成立于2007年8月,注冊资本20亿元,是中山市委、市政府对原中山公用事业集团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整体上市而组建的国有独资企業集团。截至2019年底,中汇集团总资产221.67亿元,净资产160.8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27.45%。近三年(2017-2019年)其各项财务指标稳步增长,累计实现营收64.75亿元,净利润(归市属)11.65亿元。

中汇集团是中山公用的第一大股东,目前占股48.29%。中山公用本身是做水处理,以前主要服务于中山的水务項目,90%业务收入来自中山。

中汇希望走向全国,而博天从一出生就在全国市場布局。正因为有中山公用,中汇对环保行业也有很深的思考和理解。这种理解体现在,一是沟通上比较容易,二是中汇对做大做强环保产业,有基本的认识和想法。

“中汇一开始就很清楚环保产业和市場,它看到了水的产业链更长,也看到了博天在工业、市政领域保持双轮驱动。它也理解目前国内环保水务公司不同程度都有局限,有些市政强、工业弱。中汇既有中山公用,再加上博天,未来若再进一步整合,那就很可能像威立雅、苏伊士,成为一家在工业、市政都保持很好布局的公司。”赵笠钧讲道。

中汇也看到了博天的历史沿革,经历了国有、外资、民营,这成就了博天独有的包容文化和现在多元的、具有國際视野的管理团队以及核心技術能力。赵笠钧认为要真正打造一个世界级环境企業,就必须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而粤港澳大湾区又是一个非常外向型的经济。博天过去也做过很多海外項目。“在这一点上,中汇是看的很清楚的。”

選擇一定是相互的。“很多央企國企來找博天,但我們並非跟每家都談的深入。中山國資看到的是問題背後的價值,認爲博天是一個資源承載力強的公司,有一個能征善戰的團隊,看到國資給予支持之後博天再出發的能力和重返戰場的價值。所以權衡之下,我們認爲這是最好的選擇。”趙笠鈞告訴記者。

接下來博天將和中山國資開展下一步合作。

趙笠鈞表示,“我們的對彼此的信心期待還是蠻多的,博天和中彙的方案包括有定增安排,定增完成可以爲上市公司補充8億元資金,降低資産負債率,我們也在通過處置資産回籠資金,緩解資金壓力。”

今年下半年,博天的业务会有一些战略性调整。赵笠钧表示,博天将定位在工业和工业园区的排放性治理及资源回用。在城市水环境上,博天将定位技術解决方案和建造管理的轻资产运营模式,重资产部分出资很可能会通过中汇、中山公用。


編輯:趙凡

1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聞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 0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視頻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网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百度百科   新浪博客   新浪网   hao123   新华网
热门关键词:博盾娱乐网| 博盾娱乐网址| 博盾娱乐游戏| 博盾娱乐注册| 博盾娱乐赢技巧| 博盾娱乐棋牌| 博盾娱乐网站| 博盾娱乐安卓版| 博盾娱乐下载| 博盾娱乐捕鱼| 博盾娱乐充值| 博D国际| 博盾娱乐app| 博盾娱乐主页| 博盾娱乐在线| 博盾娱乐注册登录| 博盾娱乐平台| 博盾娱乐官方网站| 盾博国际娱乐| 博盾娱乐最新版| 博盾娱乐手机版| 博盾娱乐官网| 博盾娱乐登录| 博盾娱乐网页|